山东十一选五近500期走势图

今天是:2019年5月13日 星期一

港澳臺海外

工作動態

僑界人文(二)|記得住的鄉愁 長白僑思館背后的故事

時間:2019/4/4 10:42:46 來源:

   

    1889年,第二次工業革命方興未艾,法國巴黎建成高達324米的埃菲爾鐵塔,英國倫敦地鐵電氣化改造進入尾聲。在中國,18歲的光緒皇帝開始名義上的親政,大清國持續20余年的洋務運動依舊步履蹣跚,國家羸弱,鄉村衰敗,農民困苦。那一年,抱著吃口飽飯的樸素心愿,定海長白島大灣村的貧民王建立、王崇清結伴搭上了赴上海的便船。在當時中國商品經濟最發達的地區,兩人經人介紹下海當了英國怡和洋行輪船公司的國際海員,從此跨出國門四海為家,這兩人也成為長白華僑的始祖。

    經過130年開枝散葉,到今天生活在海外及港澳臺地區的長白籍華僑已達1500余名之眾。在那些遠離故土的游子心中,這濃濃的鄉愁就是先祖的祠堂、父母的墳塋以及家鄉的紅土地、太平崗,鮮脆可口的泥螺、窄窄的鵝卵石路,現在,還有這長白僑思館。

    長白位于定海區最北端,由長白島、峙中島和其他9個無人島組成,面積12.95平方公里,開發的歷史可以追溯到近800年前。長白島名的由來有兩種說法,一是民間傳說為明朝信國公湯和所取。元朝末年,方國珍的農民起義軍兵敗定海盤峙島后投降了朱元璋,方的部下葉希戴、王子賢擁兵秀山島,拒不領命。當時湯和征閩還師路過舟山,雙方發生了沖突。途中船過長白島,見全島地形狹長,白石裸露,隨口說到:此島又長又白。二是《定海縣志》中的解釋,說島上多鹽灘,常年白色,故名長白。

    無論哪一種說法,隱寓的含意都一樣,長白歷史上是個荒涼貧瘠的所在。

    2019年2月底,記者來到位于長白島前灣社區的長白僑思館。作為長白華僑共同的精神家園,這里背倚小龍山,面朝水稻田,是一個望得見山,看得見水,更記得住鄉愁的好地方。邁進大門是一進小小的院落,眼前是一座青磚粉墻黛瓦的硬山頂民居。因房子面積所限,目前館內用作展覽的只有60余平方米,但對現在僅為小沙街道長白辦事處來說,這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房子是當地華僑傅岳云無償提供的私產,經費是小沙街道、長白辦事處和華僑們共同籌措的,市、區兩級僑聯部門及長白關心僑務的熱心人士奔走相告,提供了大量有價值的資料。眾志成城之下,才有了今天聚沙為塔。

    那天僑思館內正在進行最后階段的展板上墻,據原長白鄉副鄉長、長期負責長白僑務工作、也是僑思館的主要籌建者之一的傅岳定老先生介紹,原來的房子因為年代久遠,比較陳舊,改建為僑思館后重新進行了整修,新建了外墻的門檐。館內陳列的內容主要分為長白僑情、海外尋夢、僑界風采、情系桑梓和僑鄉之光五部分,系統地總結了長白華僑苦難的遷徙史,愛拼敢贏的奮斗史,相依互助的發展史和回報桑梓的奉獻史。

    在本次采訪前后,記者搜羅有關長白華僑的史料,無論是本地媒體公開報道,還是《定海縣志》中的記載,以及網上信息,發現資料奇缺,唯一的一本成冊的資料是2001年長白鄉政府編撰的《長白華僑史》,中文部分只有薄薄50余頁,究其原因,是長白華僑起自草根,受先天教育不足和后天際遇欠缺,沒有涌現出名商巨賈,更沒有政壇明星、專家院士,少了聚光燈的光環和媒體的關注。但撥開歷史的迷霧你會發現,一代代的華僑,頑強地生長,又默默地凋零,如同我們身邊的左鄰右舍、父老鄉親。

    勵志故事不可復制

    長白在農耕社會先天秉賦不足,這里的土地是紅壤且多鹽堿地,只能種些番薯等雜糧,風調雨順的年景,畝產也不過200余公斤。孤島交通閉塞,也不是漁場中心,缺乏商業繁榮的基礎。祖祖輩輩要么在灘涂上曬鹽撿螺貝,要么下海捕魚。老百姓住茅草屋,穿百衲衣,生活困苦異常。

    數年后,王建立、王崇清兩人闖江湖的故事傳回長白,給死水般平靜的小島掀起了陣陣漣漪,那些原本看不到希望的年輕人開始憧憬外面的世界。 1914年,與兩人同村的王建奮、王建美、王金灣等人南下香港當了海員,1920年,在已經出人頭地的王崇清的牽線下,同村的王林作、王崇元、王建良等人到上海的英國輪船上打工。此后直到1942年,長白人親幫親,鄰幫鄰,海員人數超過200人,是長白華僑形成的第一次高峰期,他們構成了長白第一代華僑的主體。

    那個年代的運輸體系中,航運一家獨大,國際貿易的飛速發展,需要大量的海員,這是催生長白海員的大環境。據《長白華僑史》統計,這些人群中,中國輪船公司(三北、復興、長江、上海招商局等)占20%,英國輪船公司(太古、怡和洋行)占80%。

    長白華僑形成的第二次高峰期在上世紀50年代至90年代,具體又可分為50年代至70年代末、80年代至90年代末兩個階段。第一階段以定居美國和香港地區為主,有80多人,第二階段以美國、澳大利亞為主,人數有130余人。與第一次集體當海員不同,這次基本為移民。第一代、第二代經歷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戰火后,一方面年歲漸大,大多舍船登岸另謀生路,打拼多年后趨于穩定,接家鄉的血親前往異國定居。

    王崇清初到上海時年僅14歲,在怡和洋行當了整整28年的海員,從水手、伙夫起步,后來升至和生輪頭腦。他勤奮自律,完全憑自學掌握了流利的英語口語和書寫,1916年,時年42歲的王崇清迎來了人生的大機遇。當天沒有航行任務,他閑來無事在上海灘小坐,無意間撿到了一只黑色的公文包。善良的王崇清心知失主焦急,就端坐在原地等。這一等一直等到晚上,餓得他肚子“咕咕”叫,失主急匆匆趕來了,是位金發碧眼的英國紳士。他接過公文包一看,里面的東西紋絲未動,頓時對這個品德良好的中國人心生敬意,詢問了他的姓名、籍貫和職業。

    這位英國紳士的資料今天已無從可考,估計是怡和洋行的高層或重要合作伙伴,因為沒多久,王崇清就被洋行的炎盟同興會聘為經理,負責全行海員就業、福利和人員調度。一直到1939年退休。升職之后,王崇清熱心為家鄉穿針引線,大批長白人、甚至包括外島的舟山人投奔怡樂洋行成為海員。

    王崇清去世于1943年,如今,后人為了紀念他,2005年,其孫王汝龍把他的兩間祖屋辟為紀念堂。那天記者看到,室外屋檐上懸掛著黑底金字的匾額,室內的陳設非常簡單,一張長桌上放著王崇清身著長袍馬褂的肖像和一只香爐,別無長物。他的玄孫王紅偉熱情地接待了我們,說常有后代來這里祭祖,他拿出一本筆記本,上面登記著近年來祭祀的后代的簽名,去年一年間,近的從上海、太原趕來,遠的來自紐約。

    辛酸往事不勝枚舉

    有勵志的故事,但更多的是辛酸往事。

    當年的輪船采用蒸汽動力,噸位小、設施落后,長白海員不懂外語加之學習能力弱,只能從事最苦最累的如燒鍋爐等工作,飽受外國高級船員的欺凌。余家村余小福、大灣村一位劉姓船員,忍受不了長期爐火的炙烤,在途經紅海洋面時精神崩潰跳海自殺。

    第二次世界大戰更是長白海員的噩夢。反法西斯的同盟國與法西斯的軸心國兩大集團廝殺慘烈,大海是主戰場之一。長白海員的商船歸屬同盟國集團,和平的商船頻頻受到軸心國的攻擊,損失慘重,世界航運業基本陷入停頓。當時長白有130余名海員流落海外有家難回,相當一部分人失業飄泊在印度加爾各答,后來集體加入中國留印工作隊。

    寧為太平犬,不當亂世民,迫于生計的余家村余鵬年、大灣村袁仁仙、白馬村鄧松林、碶門村滕寶友等人冒死下船,船卻被魚雷炸沉,幸存的20余名海員游至無名小島,過了72天茹毛飲血的原始生活,才僥幸被英國的偵察飛機發現救至印度。一部分海員因新加坡、仰光失陷,隨船逃往英國,途中又遭魚雷攻擊,6人葬身魚腹,剩下的九死一生輾轉到了倫敦。據大灣村海員王再興回憶,那年他所在的英國尤里勞克斯船遇到德國軍艦機槍掃射,被打死35人,幸存的海員跳海逃生,同船的范家村的范德意、范善慶被英船救起,王再興放救生艇逃生,被德國人俘虜后在德國集中營關了整整4年。

    經歷了二戰的劫難,絕大多數長白海員視下海為畏途,另一方面他們的年紀漸大,使得長白海員的歷史至此基本走向了終結。他們轉而選擇上岸定居,娶妻生子另謀職業,主要集中在紐約、香港。也有部分海員選擇返回長白定居。

    早期的長白華僑總體受教育的程度比較低。據《長白華僑史》統計,1910年至1978年出去的180個人中,文盲占55%,小學程度占38%,只有7%的人受過較高等的教育,這也導致了他們后來謀生艱難。在英國、新加坡、澳大利亞的華僑多數從事商業,以從事服裝和商販業居多,在美國的多數從事餐飲、服裝行業。新中國成立后的新移民,男性多數從事餐飲業,女性以車衣工居多,經濟水平在所在地屬于中下水平。

    但中國人重視教育的傳統讓他們在后代身上收獲了希望。個人生活穩定后,他們在子女教育上傾注了大量的心血,節衣縮食供養讀書,也得到了回報。第二、第三代的學歷普遍在大學本科以上,還出現了博士生、碩士生,家庭生活逐漸走向小康。他們重視子女的中文教育,提醒他們不要忘記是個中國人、長白人。

    “要發展,要建設,首先要有電力保障”

    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長白華僑思念自己的祖國和家鄉,雖然大部分經濟條件一般,但回報家鄉的心愿依舊很迫切。新中國成立之初,受到以美國為首的西方陣營的圍堵,除了跟以社會主義國家為主的第三世界國家交往外,與發達國家的交往基本中斷,長白華僑成了孤懸海外的游子。

    1972年2月,美國總統尼克松訪華,中美關系出現解凍跡象,民間往來開始松動。第二年,思鄉心切的旅美華僑傅興發第一個回家探親。改革開放以后國門敞開,返鄉探親的華僑進入高潮。

    那時的長白還非常落后。海島沒有電網,照明用的還是煤油燈,路也是一人多寬的碎石路,不要說通汽車了,兩個人挑著擔并排走都有困難。直到1987年,長白還是定海區未通公路的5個海島鄉之一。華僑們雖然都來自發達國家和地區,但子不嫌母丑,家鄉的落后更激起了他們捐贈的熱忱。其中友誼電廠是第一個也是最大的項目。

    滕寶友1945年定居新加坡后謀生餐飲業,從洗菜幫廚做起,經過多年苦心經營,開設了一家頗具規模的中式餐館北京酒樓。據市僑聯副主席傅伊云介紹,滕的妻子與時任新加坡總統李光耀的妻子柯玉芝是閨蜜,李的女兒李瑋玲結婚,婚宴就選擇在北京酒樓。

    1978年12月,十一屆三中全會剛閉幕,思鄉心切的滕寶友攜妻子黃梅芳回到了魂牽夢繞的故鄉。受到了時任長白公社黨委書記費明龍的熱情接待。看到家鄉基礎設施落后,滕寶友說“要發展,要建設,首先要有電力保障”,主動提出為家鄉捐贈一家柴油動力的火力發電廠。彼時,改革開放的大門剛剛打開,人民政府接受資本家的捐款,這可是連續當了17年長白公社書記的費明龍從來沒有碰到過“棘手”事,在舟山也沒有先例。費明龍原籍杭州,長期長白工作的經歷讓他把這里當成了第二個故鄉,經過他積極向上級請示,最終獲得了同意。

    返回新加坡后不久,滕寶友如約匯出了建電廠所需的港幣73萬元,折合當時的官方匯率為人民幣16.34萬元,這是改革開放以來舟山收到的第一個華僑捐資項目。以全國GDP數據來推算,其價值在今天的500萬元以上,真是一筆不折不扣的巨款。1979年4月,在兩組100千瓦濰坊柴油發電機的轟鳴聲中,長白友誼電廠正式并網發電,供電時間每晚6點半到10點。燈光劃破了長白的漫漫長夜。第二年,全島各公社實現通電。

    此思綿綿無絕期

    滕寶友夫婦返回新加坡時途經香港,與老友傅華興見面。傅華興是土生土長的長白大灣村人,移居香港后開有一家小型的五金廠。滕寶友對傅華興說,這次我們回鄉辦了一件好事,你也辦一件,去你家的路又窄又不平,你修一條路吧。傅華興欣然答應。因自己年事已高,他委托在港的同鄉劉友存專程回長白商議修路事宜。確定線路走向、修建標準及所需資金。 1979年6月,傅華興匯來港幣39萬元。鄉里按照事先的約定,用這筆錢修建了一條從當時的長白碼頭至大灣村全長3.6公里的鄉級標準砂石路,命名為愛鄉路。

    當2月21日記者來到愛鄉路邊的友誼電廠舊址時,這里已被國網變電所的新大樓代替,腳下的道路也換成水泥路面,只有路名依舊。長白電網與本島電網聯網后,友誼電廠完成了歷史使命,附近矗立起了兩塊高大的紀念碑,紀念碑采用最高規格的赑屃馱碑,這兩位先賢雖然都已先后離開人世,但感恩的長白人永遠不會忘記他們當年的善行。

    長白華僑們情系桑梓,類似的善行不勝枚舉,有兄弟攜手,更有三代接力,感人的故事如同春風年年化雨,點點滴滴回報著生養他們的這方土地。據僑思館統計,至2000年4月,長白累計接收華僑捐款折合人民幣380余萬元之巨,捐款人數多達500余人次。

    “這些都是他們節衣縮食積攢的血汗錢,甚至還有臨終遺囑喪事簡辦,省下錢來捐給家鄉的福利院,對家鄉的感情之深厚,真是難以用語言來表達。 ”回首往事,長白籍人、定海區僑聯原副主席陶金昌雙眼濕潤,他說那些捐款的華僑,基本是普通的打工族,很多老人靠微薄的退休金度日,有些平日身著素衣,以豆腐、蛋湯果腹,更顯得這些捐款的珍貴。

    長白華僑更有著強烈的家國情懷,他們愛國愛鄉,團結仗義。傅岳云回憶,2001年7月13日,北京申辦奧運會成功,華僑們一邊組織盛大游行慶祝,一邊打來電話分享喜悅的心情,為祖國的強大由衷地自豪。1929年,浙江、江蘇、江西三省鄉賢在美國紐約創辦美東紐約三江慈善公所,是美國創會時間長、社會影響較大的社會團體,正因為三江公所凝聚力強,是著名的票倉,美國總統選舉要親臨拉票。自創辦之初,長白華僑就是重要的成員,至上世紀50年代后,更是先后擔任主席、副主席、理事長等重要職務,擔任理事的占十分之一強。

    “長白這些年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社會和諧,百姓幸福,孤寡老人老有所養,村容村貌煥然一新,”傅岳定說,現在他對華僑的捐款總是婉拒,一方面是覺得他們的錢來之不易,另一方面是家鄉的日子好過了,實在想不出善款可以用的地方。所以在長白華僑歷史走到130年的今天,我們籌建了這個僑思館,緬懷歷史,見賢思齊,更期待著一代又一代的華僑們常回家看看,長白是你們的根!  

 


山东十一选五近500期走势图 中国体彩竞彩比分含加时吗 山西11选5 天津11选五5爱彩乐 辽宁11选5 怎么在网上买山西11选5 新疆35选7 网上麻将赌博网站 吉林十一选五 阳泉胡乐麻将官方网站 内蒙古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