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十一选五近500期走势图

今天是:2019年11月6日 星期三

港澳臺海外

工作動態

僑界人文(一)|聽徐靜波講述他眼中的三毛

時間:2019/4/4 10:31:56 來源:

   

    編者按:同根海聯、心懷家國,為慶祝建國70周年,市僑聯推出僑界人文系列報道,通過專訪僑界人物,走訪僑界史跡,講述僑的故事,傳播家國情懷,本期推出《聽徐靜波講述他眼中的三毛》,敬請關注!

 

    中國人移居國外,可追溯到2000多年以前的古代。早在秦漢時期,中國已有“絲綢之路”通往西域,有船舶東航日本,其中就有人留居他鄉。進入唐代,才有較多的中國人定居國外,這可視為華僑史的開端。 2000多年來,中國已有數千萬華僑長期居住在海外,祖籍分布在全國各地。

    舟山是著名僑鄉,海外華人華僑歷史悠久,他們分布在亞洲、歐洲、美洲、非洲等48個國家和地區。本期開始,我們將推出一篇篇飽含深情的作品,用文字來記錄海外同鄉在異國生活的點點滴滴,講述他們從白手起家到安身立命的一個個人生傳奇,他們當中有商人、有學者還有公務員,甚至是專業領域科學家,雖然從事不同領域,但是傳遞出的都是辛勤經營、敢闖敢拼的舟山人精神,還有與舟山、與祖國割不斷的血脈聯系、說不盡的思念親情。

    在市兩會的眾多舟山華僑中,徐靜波是讓人矚目的一位,他為家鄉發展建言獻策,曾經提出“定海其實有兩只金飯碗,一個是 ‘鴉片戰爭’,一個是‘三毛’”。他是三毛的大陸代理人,曾和三毛以“姐弟”相稱。

     1989年,三毛第一次回大陸,正是他一路相陪,至今他的腦海中還保留著當年的點點滴滴。

     徐靜波,亞洲通訊社社長,活躍于中日之間的一位資深媒體人,1982年畢業于浙江海洋大學,曾經擔任臺灣女作家三毛的中國大陸著作代理人。 1992年自費赴日本留學,1997年出任日本時報副總編輯。2000年創辦并出任亞洲通訊社社長,次年創辦日本唯一一份專業報道中國經濟的日文報紙《中國經濟新聞》,2010年創建中文日本新聞網站——日本新聞網。

 

                            ■相識緣于一篇評論

     和三毛相識,是在1987年春天。當時,和許多年輕人一樣,徐靜波為三毛的才學所傾倒,為她浪跡天涯的動人故事所迷戀,于是寫了一篇評論《撒哈拉故事》的文章,發表在一本文學雜志上。后來徐靜波托三毛在中國大陸的叔叔倪竹青,把那本雜志寄給了三毛。一個月后,他收到了三毛的來信,信里還夾了一枚她簽名的個人照。三毛在信中說,她是第一次讀到大陸有關她的評論文章,很是感激,希望保持聯系。

     和三毛的交往,便于此開始。

     當時,三毛的書在大陸已呈“洛陽紙貴”之勢,幾乎人手一冊,但多為盜版,三毛一分稿費也沒有拿到。

     后來,三毛給徐靜波發來一份委托書,委托他作為三毛在大陸的版權代理人,與各出版社進行交涉。記得當時徐靜波做的第一件事,是調查大陸幾家出版社出版三毛著作的情況。可惜當時大陸盜版成風,沒人肯付費,此事沒有辦成,但三毛沒有怪徐靜波,還安慰他“別急”。

 

                             ■陪著三毛回大陸探親

     1988年,海峽兩岸的關系趨于緩和,徐靜波鼓勵三毛回大陸探親。

     打消各種顧慮后,19884月,三毛終于回到了家鄉。

     徐靜波說,三毛從香港抵達上海,“去接機的時候,因為見過照片,所以一下子認出了對方,她當時就給了我一個大大的擁抱,我還挺不適應,在當時男女同志之間連握手都很少,更別說擁抱了,其實從打招呼的方式就可以感受到三毛的熱情,她當時就對我說‘弟弟,看好我的行李’。

     三毛先去看了張樂平,正是因為漫畫《三毛流浪記》,讓原名叫“陳平”的三毛有了自己的可愛筆名。接下來,她去了蘇州,游了當時我們還不知道的“周莊”,還蹲在油菜花的田野里哭了一頓。“她說,這才是她心中的江南。

     離開蘇州后,三毛經杭州到了舟山,住在華僑飯店。在華僑飯店門口環城東路,三毛見到自行車,一定要騎一回。那張三毛騎著自行車的經典留影,就是徐靜波拍攝的,“三毛第一次回來,包括后來一起去其他地方,都是我給她拍的照片,可惜留在我這里的不多,絕大部分被三毛帶回了臺灣。

     徐靜波回憶,三毛第一次回大陸時,他特地請浙江龍泉寶劍廠為三毛打制了一把寶劍,據說與當時的國防部長張愛萍的那一把是屬于姊妹劍。

 

                       ■回鄉祭祖,三毛在爺爺墳頭痛哭

     三毛第一次回大陸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祭祖。

     三毛的爺爺是舟山人,從小在上海做生意,有一點錢,還在家鄉小沙辦了小學。后來因為一些歷史原因,三毛爺爺的墳墓毀壞了,當地的親戚趕在三毛到來之前重新修建了墳,同時還修建了一條通往三毛爺爺墳墓的水泥路,水泥路在當時舟山并不多見,可見當時眾人對三毛已相當重視。

     三毛祖父的故居是一個規模頗大的院落。黑色的圓瓦上長滿了青苔。屋宅陳舊,當時相關部門特意重新修繕了一下,“那天到了以后先是祭祖,祭祖完畢后再去上墳。焚香拜天地后,三毛在爺爺的墓碑前沉默良久,突然,她嗚咽地呼喊起來,哭得很激動。臨走的時候她又抱著墓碑哭了起來。

     去小沙之前,三毛囑咐徐靜波準備兩樣東西,一是一個小盒子,準備裝一點爺爺墳頭的土,另外準備一個瓶子,裝一瓶老家的井水,帶給在臺灣的爸爸媽媽。

 

                         ■回大陸的另一件事情,治病

     三毛在來大陸之前,把自己的所有病歷全部寄給了徐靜波,委托他安排在杭州為自己治病。徐靜波找到了當時擔任農工民主黨浙江省委社會服務部部長的著名內科醫生林抗生。林抗生看了病歷,立刻組織了杭州最有名的醫生成立了一個專家小組,在杭州花家山賓館為她診斷治療。

     三毛在大陸幾次旅行,徐靜波大都陪著她走。他告訴記者,三毛身體確實不太好,有時一天要昏倒好幾次,但精神一直不錯。

     閑聊的時候,三毛告訴過徐靜波,與荷西結婚后,因為撒哈拉沙漠的氣候與衛生十分糟糕,她得了很嚴重的婦科病,由于沒有錢買機票回臺灣治病,所以一直拖著,等《撒哈拉的故事》出版后,她才買了一張機票回到臺灣,用版稅付了醫藥費。但是,從此三毛得了不孕癥,這也成了她和荷西結婚六年膝下無子的原因。

     在徐靜波的印象中,三毛是個情感非常豐富的人,作為性情中人的三毛,第一次回大陸哭了好多次,周莊的油菜地里、與堂兄相見時、快到鴨蛋山碼頭看到迎接的親人時、在爺爺的墳頭……

 

                         ■得知三毛去世的噩耗

     1990年,三毛編劇的電影《滾滾紅塵》得了第二十七屆金馬獎的八項大獎,這是三毛唯一編寫的一個電影劇本。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八大獎項中,獨缺編劇獎。《滾滾紅塵》在沈陽拍攝的時候,徐靜波還去探過班,見了主演秦漢和林青霞。得獎后,他打電話給三毛表示祝賀。三毛在電話的那一頭很傷感:“我想沒有好劇本,便難有好戲。 ”三毛甚至認為是臺灣有人故意捉弄她。

     徐靜波至今還清楚地記得,那是一個寒冷的清晨,中央人民廣播電臺早間新聞突然播出一條消息:臺灣女作家三毛在臺北自殺身亡。他當時正躺在床上,聽到這一消息,立刻跳了起來。

     199114,那是一個令人心碎的黑色日子。在三毛逝世后2天,徐靜波收到了三毛在自殺前給他寄出的一封信,信封里裝著一枚禮卡,上書三個字:謝謝你。郵戳是19901229

     徐靜波說:“我想,三毛在寄出這一張卡的時候,已經在與我告別。

 

                         ■受三毛鼓舞,去日本留學

     去日本留學,是徐靜波存于心底的期待。在和三毛的多次交往中,三毛也一直鼓勵他,希望他可以走出舟山,去更大的地方看一看。三毛的勸說加上“要出去看一看”的強烈驅使,1992年,徐靜波終于在一位東京大學教授的推薦下,實現了他的留學夢想。那年,他29歲。

     如今20多年過去,他在日本創立了一番屬于自己的事業,創辦日本唯一一份專業報道中國經濟的日文報紙《中國經濟新聞》,讓日本了解中國的政治、經濟、文化,而他的“靜說日本”也成為中國民眾了解日本經濟、文化的一座橋梁,為我們展現了一個媒體人視角下的日本生活。

 


山东十一选五近500期走势图 黑龙江十一选五 新11选5开奖数据 青海11选5 访问出错或页面为空 体彩20选5 90win足球比分 篮球比分牌图片 河南11选5 007足球比分网站 广西快乐双彩